武汉工商学院自考专升本-论教育改革的趋势

从各个方面来看,中国教育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最为剧烈的变革。而在表面的风起云涌之下,还潜藏着一股更为强劲的“暗流”。这股“暗流”就是职业教育大发展。所有的教育改革举措,看似是为了让孩子更好的发展,将父母从焦虑中解脱出来,实际上,都是在为即将到来的职业教育大扩张做准备。职业教育就是即将要下的那场“山雨“,而现在的取消课外学科培训,延迟放学等举措都只是”风“而已。说起职业教育,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


自从大学扩招以后,大部分的家长都将目光聚集在大学上。中国的“大学“有一个独特之处,凡是校名里带”大学“两个字的,不用问,一定是本科层次的普通高校。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学院挤破头皮,拼了老命也要将名字换成”XX大学“,因为大学两个字不言自明,比在招生简章里重复三次”本科层次高校“还要来得更有力。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本科层次教育,乃至研究生层次的教育在现在都已经到扩张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


 中国的学历教育,就像是一个上身结实而下身“萎缩“的人,走起路来尚且颤颤巍巍,更别说支撑中国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朝前奔跑。 既然已经知道了问题,那接下来就是提出办法,解决问题。职业教育存在不足,那就大力促进职业教育的发展。职业教育存在两方面的困难,一是难以吸引人就读,二是职业教育出来的人才,在职业发展上竟然处处受限。难以吸引人就读自然不用多说,在可以的情况下,多数家长会送孩子去读本科,哪怕是学费昂贵的三本,而不是专科。另一方面,大专学生在职业生涯发展中普遍容易遇到的问题不是就业难,而是升职困难。大多数正规企业在给员工升职加薪时首先考虑的是本科生而不是专科生。这就像一道隐形的透明天花板,将专科生牢牢的压在下面。对于天花板下面的专科生而言,也不是完全就没有办法。专科生可以通过“专升本”这一途径提升学历,发展自己。不过学习环境限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还有自律方面的困难。


为此,全日制本科助学班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全日制本科助学班是没有任何分数门槛,高中毕业生就可以读的一种自考学习模式。应当与学校给予学生一个学习平台,给他们辅导授课,学生最后完成自考要求的科目并成绩合格就能得到自考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从学历层次上来看,最高学历为本科。这对于高考失利的学生来说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从这么多年的实践情况来看,效果并不显著。招生人数相对较少,受社会认可程度也相对较低。发展职业教育,首先就要从数量上制造优势。


 只有数量上去了,满足国家实际发展中的人才需要,才能向纵深的提高质量迈进。职业教育发展这么多年,虽然在人数上已经远远超过了本科招生人数,但是,相比之于巨大的社会需求,还远远不够。于是,一个庞大的计划便跃出了水面,那就是高职院校百万扩招计划。高考后的本专科招生,已经能够做到录取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也就是说,几乎所有参加高考的学生,只要愿意,最后一定有书读。可是,除了高中生以外,还有一些人,他们对职业教育有着更高的需求。这些人,也正是百万扩招的对象。出台于2019年,到2020年时,该计划已经招收了两百万的大专生。而该计划面对的对象,则主要是农民工和退役军人,学习方式包括了挂读和就读两种。广泛调动社会各界参与职业教育的积极性之后,接下来便是为职业教育的发展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而这,就要靠职业本科教育来实现了。职业教育长时间都与专科划等号,职业本科教育试点之后,从试点学校学生的反映来看,已经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如果全方位推开,将来发展如何,恐怕还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专科通向本科,研究生学历的通道一定会被打开,因为这是人民真正的需求。专科百万扩招计划,再加上如火如荼的职业本科教育,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专科百万扩招计划一方面利用数量优势破除来破除社会上对专科层级教育的偏见,引领舆论风向,另一面,则是为更进一步的职业教育扩张探路。当年的大学扩招,可不是只扩招一年,而是持续扩招直到现在。专科百万扩招也不会只有一年,以后每年只会有更多的人进入专科学校,而不会更少。职业本科教育则是为接受职业教育的人才提供了上升之梯。专科与本科的矛盾在社会大发展中被掩盖,并不代表就不存在。高考一考定终身的模式早就被诟病,只是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因此才维持现状。

职业本科教育出现以后,直接就打通了职业教育向上发展的渠道,实现了“殊途同归”。职业本科出来的人才,考研考公这些方面都与普通本科无异,职业发展道路上难以跨越的障碍被扫清。职业教育自然能够得到人们的认可,职业教育之下的人才也自然能够受到社会的尊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工作的着眼点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而是将来几十年,上百年的发展。教育牵连千千万万人的心,因此,教育改革只能一步一步探索。就当下来看,要缓解家长焦虑,促进中国经济转向,发展职业教育必将成为大势所趋